<sub id="bvxbx"><dfn id="bvxbx"><mark id="bvxbx"></mark></dfn></sub>

        <sub id="bvxbx"></sub>

        <sub id="bvxbx"><listing id="bvxbx"><menuitem id="bvxbx"></menuitem></listing></sub>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上游原料涨价倒逼行业洗牌 企业怎样才能达标?

          2015-03-28 19:35:57      点击:
            日前,有消息称自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还将进行修订,有可能要加入重金属指标锑,这对于企业会有什么影响?对于行业未来发展,企业有什么话要说?
            
            上游原料涨价倒逼行业洗牌 企业怎样才能达标?
            
            2013年起,《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4287—2012)开始实施。今年,浙江省还将先于国家层面出台地方性标准《纺织印染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并将于7月起施行。
            
            环境标准层层加码之下,纺织行业会成为夕阳产业吗?有媒体人士在此次随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节能减排组调研的过程中,走访了江浙两省包括温州市苍南县、绍兴市柯桥区、长兴县夹浦镇、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4个纺织印染集聚区超过20家企业,得到的答复都是一致的:纺织行业不是夕阳产业,但环保已成企业一切发展的前提。
            
            “染料价格说涨就涨,元宵节后又提价三五千元,你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在江苏省吴江盛泽镇,一家纺织印染企业负责人对上游原料又一波涨价潮充满无奈。
            
            不仅是涨价,环境标准的加严也让企业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不少企业因环保不达标被勒令停产整改。
            
            上游原料涨价倒逼行业洗牌
            
            染费提高,但客户不一定都会买账

            
            染料在整个印染行业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自2013年以来,国内染料价格成倍增长。
            
            以活性染料的重要中间体H酸为例,从2014年初的2万元/吨~3万元/吨涨至如今的10万元/吨左右,最高峰时达到15万元/吨。
            
            “虽然增长幅度已在缓慢下降,但印染行业越往上游,集中度越高,几家染料企业控制绝对比例的产能,导致印染企业对染料价格上涨没有话语权。”中国印染行业协会会长陈志华向记者表示,除了宁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因“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被永久性关停以外,几大供应商也或多或少受环保问题影响处于停产、限产阶段。因此,前端原料基本处于供不应求、“无库存”的状况,未来仍有提价的可能。
            
            作为应对,印染企业不得不顺势提高染费。据了解,浙江柯桥、福建石狮等印染企业集聚地区多家企业已向客户下达《调价告知书》,部分产品加工费涨幅超过一倍。
            
            “染料加助剂的成本约占印染企业成本的20%。染费价格提高,看似平摊到每米布上仅0.2元~0.3元的涨幅,但客户不一定都会买账。”据业内人士透露,在目前市场低迷的大环境下,印染企业数量众多、产能过剩,随着竞争加剧,势必倒逼部分盈利能力差的印染企业出局。
            
            业内人士同时担心,受环保关停、限批等因素影响,上游原料生产环节产能受到限制而导致短期内市场失灵,可能对整个纺织印染服装产业链产生不利影响。
            
            企业怎样才能达标?
            
            柯桥的做法有望得到推广,另添新指标“锑”

            
            2013年起,更加严格的《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4287—2012)开始实施。今年3月,几大印染集聚区开始刮起又一轮环保风暴,包括江苏南通、绍兴柯桥、福建石狮、广东清远在内的数家印染企业因难以满足新标准排放要求被勒令停产整改。
            
            为解决企业在执行标准过程中遇到的实际困难,绍兴两年前就已向环境保护部申请开展工业集聚区内纺织染整企业实施新标准试点。具体而言,即对入驻柯桥滨海工业园区的企业和非入园企业执行差别化政策,以间接促进当地印染行业的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
            
            据绍兴市柯桥区环保局副局长王翀煜介绍,在确保企业COD排放总量不增加、对执行新标准以改善环境质量的目标没有任何影响的前提下,集聚区内企业的COD间接排放标准可以放宽到500mg/L,所产生废水将由园区内江滨水处理有限公司集中预处理降至200mg/L以下再排入深度处理厂。
            
            “目前,滨海工业园区已有96家企业入驻,其余44家未入园企业仍要严格执行COD浓度200mg/L的间接排放标准,达不到标准的要实施限产限停。”王翀煜表示。
            
            近日,从一位消息人士处获悉,《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还将进一步修订,上述做法有望由绍兴一地试点向全国铺开,但仍仅针对单一纺织染整工业园区。此外,修订稿中还将新增一项重金属指标——锑。
            
            锑污染是谁造成的?
            
            锑在纺织染整等行业均有应用,世界范围对此研究都不多

            
            为什么会增加锑指标?这主要缘于去年的一起水源地“锑超标”事件。
            
            2014年7月,浙江通报饮用水源地水样中检测出锑含量为5.02μg/L,略高于《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中的限量标准5μg/L。随后,在尚无法完全确定锑元素来源,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手段解决问题之时,上游的吴江地区只能暂时对当地集聚的印染企业停产、限产,以减少废水排放量来实现降低浓度的目的。
            
            “锑是纺织行业中的必备元素,乙二醇锑、三氧化二锑作为一种重要的催化剂在PTA聚酯缩聚过程中被广泛应用。锑污染事件之后,行业协会、其他研究机构等都在积极研发钛催化剂以替代锑。”但中国印染行业协会会长陈志华表示,虽然钛相比锑的安全性要高,但相关技术还不成熟,另外还将大幅提高纺丝的成本。
            
            目前,对重金属锑可查找到的限值标准除了《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求的0.005mg/L指标外,还包括于去年7月正式实施的《锡、锑、汞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不过,这一标准仅针对采选及冶炼工业新建和现有企业,对应执行的排放限值分别为0.3mg/L和1.0mg/L。
            
            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中华环保联合会环保技术标准专业委员会理事龚䶮博士表示,金属锑在纺织印染等行业均有应用,除用作催化剂外,还主要存在于阻燃剂、抗菌剂等染整助剂中。
            
            “锑最近在环境问题上的暴露主要跟之前重视程度不够有关。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对于锑的危害以及它的毒性、毒理迁移等研究都不多。”龚䶮指出,目前虽然有对锑的检测标准,对采选及冶炼也有排放标准,但在其他行业中还没有严格的规定。
            
            在吴江盛泽镇盛虹印染第五分厂,自“锑超标”事件后,企业自建的污水预处理中心通过向污水中添加硫酸铁对锑进行处理。工厂负责人张雪根告诉,相比用氯化铝去除锑,硫酸铁的效果更好,添加量更少,除污泥产生量少许增加外,总体成本并无增加。
            
            “污水中的锑浓度在喷水织机环节约为200~300μg/L,经过染整环节后提高到500~600μg/L,再经过生化处理后降为400μg/L左右,最后通过添加硫酸铁控制在50μg/L以下排入盛泽镇污水处理厂。”据张雪根透露,在企业交给污水处理厂3.28元/吨的污水处理费中,有8分钱是锑处理费,确保最终直排到环境的水中锑浓度在5μg/L以下。
            
            而就在与吴江隔太湖相望的长兴县夹浦镇,聚集了全县喷水织机总数的1/2,有11家印染企业都聚集于此。据夹浦镇工业园区污水预处理厂负责人介绍,相关监测部门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他们所在区域不存在锑超标的问题,所以并没要求做专门处理。
            
            为此,也有业内人士猜测,锑浓度有如此大的差距,一种可能的原因是企业中和碱性废水所用的酸为工业废酸。据悉,工业废酸的价格稍低,但其中可能带有含锑的杂质。
            
            “不得检出”能否明确?
            
            硫化物、苯胺类“不得检出”不太符合生产实际

            
            在浙江省长兴县夹浦镇,9家印染企业的污水会汇集到工业园区北部的污水预处理厂。“每家企业进来水的颜色都不一样,COD在1500mg/L左右,通过预处理可以达到一级B标准,COD浓度控制在200mg/L以下。”污水处理厂负责人从进水口和出水口各盛出一杯水,前者颜色呈红豆色,并且浑浊夹絮状物,后者已接近无色透明。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处理厂设计规模两万吨/日,自去年5月8日投运以来日均处理能力在1.5万吨/日左右。经过预处理的水最终将进入夹浦镇污水处理厂再处理,使COD排放满足《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的60mg/L特别排放限值要求。
            
            “现在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标准都能达到,但硫化物、苯胺类‘不得检出’的要求,不符合印染企业生产的实际情况。”当地环保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急需要对“不得检出”的含义加以明确。
            
            除了长兴,吴江区同属执行水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区域,盛泽镇一位基层环保执法者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惑:究竟是不能含有这些物质,还是以现有监测仪器的精度无法测得?
            
            陈志华坦言:“目前,有些地区对苯胺类已经开始检查,不得检出的要求确实很难达到。”他说,行业协会将争取在今年提出立项修改的申请。
          旭丰在线 122| 520| 58| 315| 296| 632| 206| 339| 38| 244| 594| 623| 428| 680| 39| 516| 480| 714| 632| 110| 601| 93| 985| 260| 291| 480| 104| 392| 891| 135| 812| 391| 227| 523| 221| 793| 971| 39| 882| 430| 537|